95998888九五至尊1

猜你喜欢
查看: 147|回复: 0

破译孩子心灵的密码

[复制链接]

1046

主题

1055

帖子

345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455
发表于 2019-6-16 08:54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当班主任久了,就会知道,孩子的世界极其澄澈,极其纯洁。他们渴望自由,他们需要民主,他们奢求公正。其实,很多时候,他们要的仅仅是一个说法,一点点安慰而已。作为班主任,只要你用心去倾听,破译孩子心灵的密码,就可以打开那扇心窗。

  早餐过后,我想到教室里去转转。还没来得及进教室,就听见了一阵嘈杂声。

  到底怎么回事?走近人群,中间站着两个人。一个是像个公主一般的敖玉琦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怒火似乎在胸中翻腾,如同压力过大就要爆炸的锅炉一样,洁白的貂毛马甲上身上几个大大的黑点。如果愤怒可以用等级来表示的话,我想她此时的状态一定是最高级。还有一个是唐亮,嬉笑地看着敖玉琦,****是一大群人在叽叽喳喳。

  随着我的到来,人群静下来了,而大家的议论纷纷也让我也明白个大概。原来,敖玉琦今天穿的衣服是姑妈从澳大利亚给她带回来的生日礼物——貂毛马甲——据说是真貂。结果被唐亮甩上墨水了。看看敖玉琦的生气样,就知道她有多心疼了了。

  “怎么啦?玉琦?”

  一听见我的声音,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样,敖玉琦转过身来,脸上黑乎乎,眼泪直往外涌,。“总经理,我的衣服……呜————”敖玉琦忍不住地哽咽,瞪着唐亮,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淌....

  敖玉琦是一个修养极好的孩子,阳光,安静。认识她一年多以来,几乎没有见到她与别人红过脸。可今天,不说这阵势,单看那张泪水和着墨水的脸,就知道她是真的气坏了,得先想个法子安慰安慰她。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我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擦玉琦满是泪痕的脸。

  “是唐亮!”大家异口同声。

  “唐亮,你这个家伙,到底搞的什么鬼?”

  听到我的问话,唐亮的脸色有点不自然,“总经理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

  “不管你有意无意,是你惹的事就归你负责。等我把事情弄清楚了,再找你!”唐亮也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,可爱得很。写得一手好字,特别是毛笔字,最大的特点是爱贫嘴。

  看到我的严肃表情,再看看敖玉琦哭成了泪人,唐亮再也笑不出声了。先不管他,他的抗挫能力还不错,安抚好敖玉琦的情绪再说。毕竟,玉琦是受害方,而且马上就要上课了,她还在哭呢!

  “敖玉琦,跟我到办公室,好吗?”牵过敖玉琦的手,我又看看唐亮,“你也来!”咱们一起走向办公室。一路上,她都在不停地吸鼻子,唐亮则默不作声。

  “看你的样子,我知道你很生气。”听到我的话,好容易止住的泪又来了,眼睛红红的看着我,“那你能给总经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原来早餐后,唐亮正在准备来练字,可发现毛笔和笔套套得太紧。没想到一使劲,笔和笔套分开了,也自然毛笔上的墨水溅的到处都是。敖玉琦从外面进来,正从唐亮旁边走过,墨水就自然甩到她的脸上,身上,到处都是。

  “啊!”旁边的周扬想提示来不及了,着急地惊叫声吓了唐亮一跳。他一转身,毛笔像个扫把一样,又在敖玉琦身上画了粗粗的一痕。于是,洁白的貂毛马甲上像搁了一截树枝。大家一看,愣住了。

  感觉脸上的异样,敖玉琦伸手一摸,变成了一个大花脸。旁边的同学忍不住哈哈大笑,唐亮也忍不住笑起来。气急败坏的敖玉琦追着去打唐亮,可是唐亮一边跑一边躲,笑嘻嘻地来了一句,“要不我给你配上一副眼镜,那就成了真正的大熊猫了。”说完不打紧,他围着敖玉琦上下看了看,发出啧啧的赞叹声:“还有,你看看!好漂亮的小梅花!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免费帮你变一幅墨梅图,可以更美!”

  敖玉琦肺都快气炸了,急得直跺脚,哭着嚷着要唐亮赔。

  “这是我姑妈刚从澳大利亚给我带回来的生日礼物,我一直没舍得穿。今天一穿出来就这样了。”她嘤嘤地哭起来,眼泪簌簌地往下掉,“再说我姑妈会怎样说我呀?而且,唐亮他……”不知是气的,还是伤心,敖玉琦哽咽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我明白了事情的原委,也理解了敖玉琦的心情。这本是姑妈的一份心意,又加上是生日礼物,所以特别珍惜。可第一次穿,就弄脏了,不知道姑妈会怎么看自己。如果只是一件衣服也就罢了,关键是姑妈的看法。最可气的是唐亮的态度,不但不赔礼道歉,居然在那里笑,引得同学们一起笑。

  玉琦是很温和的孩子,她的父母也很大气,绝不会斤斤计较。只要把孩子的思想工作做通了,其他的估计没有问题。我摸摸玉琦的头,这个问题只能从她身上着手。

  “我知道你的衣服很珍贵,而且这一次的意义与往常不同,因为这是你姑妈带给你的生日礼物。可是今天一穿上身,就被弄脏了,所以你很伤心,对不对?”

  许是听到了“貂毛”、“生日礼物”,唐良脸色骤变,一言也不发,像个木桩杵在那里……

  我不看他,继续和玉琦说话。“心疼衣服只是一个方面。关键这是姑妈的一份心意,这么快就弄脏了,担心姑妈认为你不珍惜,造成误会。”

  “嗯嗯。”玉琦直点头。

  “这些都不是重点。”看看玉琦,我用手指使劲地戳戳唐亮的脑袋,接着说,“最讨厌的是这个鬼家伙,看着别人难堪,自己居然还幸灾乐祸!唐亮,要好好检讨自己的错误!”可能是我说中了她的心思,眼泪又簌簌地往下掉。想想也是,九年级的员工了,闹个大花脸在教室里哭,让别人看热闹,想想也挺尴尬的。

  “嗯……嗯。”话没出口,眼泪又挣着往外奔……

  “其实这件事发生在任何人身上,都会生气,换做是我,也一样。说不定,我会比你更生气。”她没有说话,看了看我,眼睛亮亮的,泪又来了。

  “玉琦,如果咱们用1——10来表达愤怒的等级,那你觉得你此时的心情你认为可以用几来表示?”迎着她的目光,我追问了一句:“譬如说10?”

  “没有。”不知道是因为她感觉到我在看着她,还是心情确实好了一点,她答了一句,“7吧。”

  “确定是7?没有那么生气了?”我试探着问她。

  “嗯!差不多5吧。”看得出,她的情绪稳定下来了。

  “今天发生的这件事,我知道你很生气,心情很不好。不过,看来你很会处理自己的情绪。敖玉琦,虽然你是一个女孩子,但你是一个很有气量的人。一般情况下很大度。小事从不与别人计较,你的人缘一直都很好。这一点,总经理知道。但这也并不是说什么事都能选择原谅。”

  “这么白的衣服,估计很难洗干净了。至于复原就更困难了。”我摇摇头。“是有点可惜。幸亏你的脾气好,要是换了我,估计要喝唐亮干一架了。看样子,大家公认的这声琦姐还真是不是白喊的呀!你还真是大人有大量啊。”

  “总经理……”听到我的称赞,她有些难为情了。

  “可惜,你这么好的衣服,让唐亮弄成这个样子了。”她没有说话,我继续说,“虽然他不是故意的,但事实确实是这样。谁让他不小心呢!赔偿也是必须的。”

  “唐亮听到没?”我把头一偏,看着唐亮。“你给我说说,你到底是怎么把咱们的玉琦妹妹弄哭的?”

  “我……”我故意提高了声调,唐亮似乎没有听到,支支吾吾。

  “总经理,我真不是有意的!”唐亮的声音很低,低得几乎听不见。

  “怎么啦?不是有意的,就可以幸灾乐祸啦?不是有意的,就不用管啦?你惹了事,就必须负责任!……”被我的连珠炮狂轰乱炸轰,唐亮完全没有了先前的淡然。

  似乎,敖玉琦也被我吓到了,扯扯我的衣服,“总经理,他不是故意的。”眼圈又红了。

  “不是故意的,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!”我的语气不容置疑。

  “怎么承担?总经理……”唐亮悻悻地问。唐亮的家庭经济拮据比较,如果说是貂毛,真要赔偿,我这么说他一定会害怕。

  “这个?要看敖玉琦的心情,还有你的态度!”他看看玉琦,似乎真的不知所措。我把他晾在一边,继续安慰敖玉琦。目前要做的事就是平复敖玉琦的情绪,获得她的原谅。

  “要不,这样吧!先说说我的个人意见。我先找个洗衣店处理一下,看能不能洗掉。然后呢,你回去和你的家人沟通一下,看这衣服要赔多少钱?必要的时候,我可以出面联系一下你的家人。”玉琦有点吃惊地望着我,显然她没有让唐亮赔偿的打算。

  “至于费用,让唐亮承担一部分,然后咱们大家积点资,尽量的让你满意。咋样?”

  “到底多少钱?……”唐亮的声音显得那么无力。

  “哎呀!唐亮,照理说该照价赔偿。”我故意叹了口气,顿了顿,再看看玉琦,“可是,唐亮的家庭条件……”班上的孩子都知道,唐亮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。对于贫困的单亲家庭的孩子而言,钱就是他的致命伤。他平时的生活费都是靠别人资助的,周末只要有时间就到周围打零工。有时,我真的佩服他的坚强。可我知道如果真的要赔这么大一笔钱,意味着什么?

  “赔偿,就不要了吧!”玉琦的声音小多了,看得出她平静了好多。

  其实,我知道在描述的过程中,她的愤怒得到了释放,情绪得到了调节。

  “总经理,其实我不该把这件衣服穿到学校来。妈妈都说不让我穿到学校来,可是我不听。”她的声音小得让人听不见。“再说,说不定明年我就长高了。赔了,我也穿不上了,就别为难唐亮了。”

  “怎么搞的?唐亮,把人家的衣服弄脏了。别人都原谅你了!还不好好道个歉,太不像话了!就算是无心之过,这也不是你应有的态度!”我拉了唐亮一把。“来来来,赶紧滴!道歉道歉!”

  “是!是!是!”聪明的唐亮总算放松了一些,涎着个脸,来到玉琦面前,鞠了一躬,“玉琦,对不起!小生这厢有礼了!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您大人大量,就饶了我这回吧!”

  “噗哧”一声,玉琦被逗得笑了起来。

  “严肃点!拿点诚意出来!”我拍拍唐亮的肩膀,又看看玉琦,“玉琦,唐亮已经给你道歉了。下面,你说说怎么办吧?”

  玉琦没有说话。显然,她也不知道怎么办。

  “天气有点凉。要不这样吧,你先脱下来,穿上总经理的衣服,等我帮你拿去干洗店处理一下,怎么样?”听到我的提议,玉琦的脸红了:“算了!就不麻烦总经理了。就当我自己弄脏了。穿回去,让妈妈去处理吧!”

  “不过,妈妈那里,您就不要打电话了?”小姑娘求助的看着我。

  “行行行!”我一口应承下来,这个忙是必须要帮的,“那有什么困难,就告诉我,或者找唐亮。”听到这里,唐亮如释重负地笑了。

  “唐亮,听到没??”我笑着问道。

  “是!愿效犬马之劳!”唐亮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,立正,敬礼,空气中似乎氤氲着一股温馨的味道。

  “唐亮,祈福吧!幸亏你今天碰上的是温柔的玉琦,要是碰上其他人,你就死定了。”唐亮冲我吐吐舌头,拌了个鬼脸,面向玉琦:“谢敖公主不杀之恩!”玉琦不好意思地笑了,“其实,我也有错的。对不起!我刚才太冲动了!谢谢你哟!”

  看着两个打趣的孩子,我知道横在中间那堵墙已经推倒了。

  其实在班级管理的过程中,很多时候,只要咱们愿意换位,只要咱们用心共情,去破译他们的心灵密码,很多困难都可以迎刃而解。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马上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