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5998888九五至尊1

猜你喜欢
查看: 146|回复: 0

几回知君到人间

[复制链接]

1046

主题

1055

帖子

345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455
发表于 2019-6-6 14:29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“恨不夜歌乘年少,山间日月,容颜忽已老。莲花寂寂烟水渺,伊人只在云中笑,笑我执念如何了。一春红翠,不似当年好。惊鸿照影天之遥,凌波梦里寻芳草。”这是她的词。

  09年冬天,我去打印她和墨明棋妙团队的歌词,那个时候,已经考完一场试,很多人去打印复习资料。于此种种,突然生出一般时光交错的感觉,穿过光阴,有山有水,看到我曾经应该年少的模样。

  10年,曾有几个月的时间,我在搜寻有关她的只言片语。隔着遥远的时空,想象着她长长的发,淡淡的笑,从容的气度与眼底深处的落寞。

  小楼,古典而又深邃的名字。

  吹箫引琴,狂歌笑傲。青空与时光中,唯一不变的,也许是古典的小楼记号,也许是一个背倚小楼,看着时光穿过风雨,固执于生的意义与生命真实的人。

  第一次知道她,是因为一首《云荒》,一样花开一千年,一笑望穿一千年。旦暮相逢,无数个日月交错,雪泥云尘萦绕着很久以前,逆着光投下的淡然微暖的笑。明明深情,还如无涯之遥。

  再一次见识了另一种方式的深情与真实,是在《倾尽天下》里。凄婉的故事,要以白纱来开启,在一种惨烈至刻骨铭心的苦痛与真情中,美好的,伤痛的,又在多年后唯剩的一个人的平静的回忆与想象中完结,那回忆与想象,一遍又一遍,时光静止,岁月无声。

  何事知君一真淳。

  小楼是一个从诗词中走出来的人。不是大家闺秀,不是小家碧玉。水墨荷叶屏风后,也许有人素白衣衫,临窗看雨,平静柔和。若看她一眼,只一眼,便有一种大气凛然,从容优柔,纤尘不染的感觉,有一刻,会觉得她是屏风上的人。外表的柔弱,挡不住内心的万丈光华。就像江南梧桐落叶下,依然会有剑气凌厉;平湖归舟暮影里,落日长远。

  独立小桥风满袖。

  小楼的追求,来自于失落了生命中某项重要事物的感觉。迎着清晨微凉的风,留下给亲人的信,带上所有的执念,就会去流浪,找寻心中一直留存的影像。那里云树堤沙,风灯照水,桂渚兰舟。走过大漠黄沙,江南流水,笑容比流浪那天的风还凉还清。很多年后,还是在素白的小桥上,平静地看着过往的船只,没有人认识,不认识任何人,凝固在思绪里,连同周边的景物都模糊了。青白的日光里,微风灌满衣袖,突然间就不明白了,到底有没有那么一个地方,云树堤沙,风灯照水,桂渚兰舟,或许是梦,或许是前世的记忆?骑马倚斜桥的随意洒脱呢?梨花望月的孤独寂寥呢?经过树隙的雕刻洒下来的光,照在面上时,就释然了,原来一切堪一笑。

  固执于一种感觉,一种不可能,一种接近于无的真实,小楼的梦就是这样吧。

  夜歌乘年少。

  从毕业纪念册,到四月的白日梦,三年已经过去了。

  小楼说:“很长一段时间,朋友里,还在坚持写小说的人,仿佛就剩我一个了。”时间,在很多人身上留下印记,也许是沧桑,也许是成熟,舍弃的和得到的。路过一处美景,看着明山秀水,红枫绿叶,穿花蛱蝶,无声无息地接近着自然的本色,眼前就出现了多年前的自己,恣意狂放,唱着不合时宜的歌,跳着无人能懂的舞。忽来的钟声,惊醒了随意的回想,那时唱到动情处,犹记山鸟飞。

  小楼说:“有些东西不在了,但它们存在过,因为当时你相信。所以不要忘记梦想,记得对自己说过要振翅高飞一万里,无论咱们遇到的境况如何让咱们沮丧,都要相信世界会有光,所以歌唱吧,趁着咱们还年少。”

  最感动的,就是小楼的这段话。感觉,于追逐的迷茫中,蓦然惊醒,原来我还有梦想;于凡世的束缚中,划破天空,原来希翼一直都还在,因为咱们都还年少。

  几回知君到人间,千载相逢如初见。几年过去了,她的文字依然那么清澈干净,一如初知道时给人的惊艳。有幸知道小楼这个人和她的文字,算是一种慰藉。天光云影变换,世间繁花开落,我想,我会在某个地方,一直记得这个人和那些文字。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马上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Baidu
sogou